当前位置:首页?>?故事会?>?推理故事

黑水迷局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9-10作者:刘真

1.巧遇陌生女子投水

  夏日晚8时,暮色四合。每晚的这个时候,都有三三两两的恋人在南陵公园里约会。方文杰和林菱相互依偎着坐在公园一隅的长椅上。两人呢呢哝哝地说着肉麻情话,林菱忽然摇摇方文杰的腿,指着远处的黑河桥头,说:“你看,那里有个人。”

  方文杰仔细辨认了一会儿,说:“好像是个女的,她在那里走来走去的,想干吗?”

  林菱有点害怕,抓紧方文杰的手说:“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在公园里晃荡,不会是鬼吧?”正说着话,桥头的女人忽然“啊”地大喊一声,纵身跳进了河水。两人都被吓了一跳,方文杰叫着:“坏了,她跳河自杀了!”两个人拉着手跑上桥头。低头见河水黑糊糊的,公园里的灯光又黯淡,什么也看不清。这时,又一对在附近谈恋爱的情侣跑过来,站在桥上,说:“有人跳河了?”

  方文杰说:“是啊,咱们快下去救人。”

  对方的男人说:“我会游泳,我下去。”说着就要脱外衣。

  旁边的女人一把拉住他:“这黑灯瞎火的,水有多深也不知道,你的水性也不好,下去不是白白送死吗?”

  那男人说:“你拉着我干什么,难道眼看着她淹死?”那女人拉住他,执意不让他下去。

  方文杰见一时找不到办法救人,只好拨打了报警电话。十分钟后,南陵公园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唐涛、黄鹏飞开着警车紧急赶到现场,救护车也前后脚抵达。

  过去近一个小时,由市公安局聘请的三个专业打捞队的成员来到,捞起一具腹部高高涨起的女尸。

  救护人员检验过尸体,说:“早就死了。”跳上救护车,扬长而去。

  唐涛从女尸身上找到一个钱包,打开来看,里面有现金、银行卡和工作证件。抽出工作证,唐涛吓了一跳,说:“坏了,出大事了,必须报告市局。”

  死的是楚原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院长马千惠,马千惠是常务副市长尤卫东的老婆。这对夫妻在楚原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人惹得起。唐涛不敢怠慢,立刻向市局值班室汇报。

  我(法医)赶到现场时,常务副市长尤卫东已在那里,刑警队长沈恕也站在人群的外围。尤卫东乍逢丧妻之痛,眼睛里也挂着泪珠,但毕竟居于高位,久经历练,还能保持镇定。尤卫东说:“如果公安机关已经处理妥当,我希望能尽快把千惠的遗体送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不要让她在这里暴露时间过长。”

  局长王木唯唯连声:“对对对,马上把遗体送去殡仪馆。”

  我忙说:“唉,我还没验过尸呢!”

  王木说:“什么验尸?这件事清清楚楚,人证物证俱全,回去打个报告就成。”

  这是一起普通的投河案,因为死者的特殊身份,处理规格升高,要由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沈恕来善后。沈恕把四名证人带回警队,做了笔录。

  天明上班后,王木又把沈恕叫过去,说:“这起案子非同小可,你们要尽快结案,结案报告今天中午以前就得写好,我要上报到市里。”

  沈恕说:“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马千惠有投河自杀的动机。”

  王木说:“这点我也不用瞒你,毕竟你是主办人嘛。马千惠在死前曾受到松江省纪委的立案调查,她涉嫌在一宗医院的改建项目中营私舞弊,收取回扣,虽然关于这个项目的调查还没有水落石出,但是马千惠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杀,原因是不言而喻的。一死百了,有关方面都不想扩大事态,你明白了?”

沈恕见状,只好点头称是,告辞出去。

2.领导压迫下仓促结案

  两天后,马千惠的尸体火化,在楚原殡仪馆举行了追悼会。骨灰安葬在楚原市最豪华的福乐园墓地。马千惠生前涉及的案子也戛然中止。一死百了,市纪委无法再继续追查。一切尘埃落定。这件事渐渐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去。

  尤卫东说:“千惠活着的时候,曾经给全家人上过意外伤害保险,现在保险公司的赔偿款已经到位,扣除税款后有一百三十万元,我打算把这笔钱捐出去。我的母校楚原三中今年建校五十周年,校庆大典在半个月后举行,已经给我发来邀请函,我想把这笔钱捐给母校。”

  楚原市三中是全省最好的高中,曾培养出许多学界、政界和文艺界的知名人士,适逢五十周年校庆,在楚原市也是一次隆重的盛会。

  半月后,三中校庆,同时有消息宣布尤卫东接任市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

  这天上班时间,马千惠自杀事件的目击者之一方文杰打电话来,说要采访我。方文杰说:“今年楚原市已经出现三起跳河自杀的事故了,这三起事故里,有两起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投河的人都脱下了鞋子,留在岸上,他们是为了给搜救的人留下线索吗?”

  我说:“投河自杀的人在岸上留下鞋子,这是一个常见的现象。在法医理论里,脱下鞋子的瞬间,就代表自杀者已经下定了决心去死。这个动作常常是在潜意识的支配下做出来的,是自杀者寻短见前的缓冲和分界点,代表着已经从挣扎和犹豫中解脱出来,要完成最后一个投河的动作。”

  方文杰又问:“那马千惠跳河前为什么又没有脱鞋呢?”

  我说:“这点倒不是一定的,不过你们在做笔录时,说马千惠在跳河前‘啊’地叫了一声,倒有些反常,按说她没脱下鞋子,很可能已经做好必死的思想准备,不知她那时候想到了什么事情,要大叫一声。”

  方文杰说:“是啊,如果她不叫一声,我们也没怎么注意她,另外两个目击证人,张裕和余萍也是听到她的叫声后才跑过去的。”

我说:“这么说来,好像是故意把你们引过去看她自杀一样。”

3.案情急转直下

  安定和谐的局面,被尤卫东的女儿尤玲玲打破了。尤玲玲回国后,才知道她母亲投河自杀的事情。这时距马千惠死亡已过去半年时间。

  尤玲玲哭得昏天黑地,埋怨尤卫东说:“妈妈的死因不明不白,她一向很乐观,怎么会自杀呢?是不是有人害了她?”

  尤卫东说:“你别胡思乱想,市公安局已经对这件事做出结论了,而且你妈投河的时候也有好几个目击证人,玲玲,人各有命,你要接受现实。”

  尤玲玲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接受这个事实!”她双眼血红地盯着尤卫东:“她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尤玲玲来到刑警队。尤玲玲说:“半年前,我妈给我留过一个电子邮箱地址,说万一出了什么事,让我把这个邮箱地址交给刑警队。我感到很奇怪,不过也没多想。没料到她会出这么大的事。”说着,尤玲玲双手掩面,又痛哭起来。

  沈恕拉开抽屉,取出一包纸巾递给她,说:“关于那个电邮地址,你妈妈还说了什么?”

  尤玲玲说:“我妈妈说只有我能解开密码。”

  沈恕在电脑前捣鼓了许久,说:“我刚才在这个网站上尝试着注册一个电子邮箱,期间额外设置了一个找回密码的邮箱,我想你妈妈在注册邮箱的过程中,一定也设置了找回密码的邮箱,而且应该是一个你可以登录进去的邮箱。”

  尤玲玲打开自己的常用邮箱,一长串密码赫然在目。

沈恕把密码记录下来。尤玲玲说:“请你秉公执法,找出真相。”

4.人在做,天在看

  初春。艳阳高照。距马千惠投河死亡,七个月整。楚原市晶湘大酒店。豪华包房里摆了两桌结婚酒席,除去新郎新娘,只有二十二名宾客。

  新郎是仕途显达春风得意的尤卫东。

  尤卫东致辞说:“今天是我和盼盼的新婚之喜,感谢各位的光临。我们不想太张扬,大操大办,就在咱们小范围内庆祝一下。千惠过世不久,我原没有续弦的计划,不过缘分嘛,来了谁也挡不住,我也是凡人,不能免俗,能和盼盼结成知己,是我的大幸。”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都有了些醺醺醉意。包间的门忽然打开,晶湘酒店的总经理华娆闪身进来,说:“尤市长,外面有几个人找你。”

  尤卫东诧异地问:“是谁?”

  门外走进几个人,当先的一个青年男子说:“是我。”

  尤卫东一看,不悦地说:“沈恕,你来干什么?”

  沈恕没理他,目视尤卫东说:“你和情妇精心设计了杀妻案,自以为天衣无缝,又仗着你在楚原市一手遮天,能逃过法律的惩罚,谁知道法网恢恢,你作恶太多,连老天都不帮助你。”

  秦盼盼坐在椅子上,听到这话立刻花容失色,浑身颤抖。

  沈恕说:“尤卫东,你设计的这个杀人迷局的确很巧妙,我们开始都被你骗到了。四个素不相识的人给你做证人,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没有办法不相信马千惠不是自杀的。在现场,我和法医淑心都对马千惠的尸体产生了怀疑,在水里溺死的人通常紧握双拳,拳头里拽有泥沙水草,或者自己衣服的纤维等杂物,而马千惠的双手却干干净净,没有抓着任何异物。但是说到底这只是按照常理的推断,办案要尊重证据,现场的两对情侣异口同声地证明看到马千惠投河自杀,他们没有理由作伪证,所以在王局长下命令不许验尸后,我们都没有坚持。”

  尤卫东不耐烦地说:“这里人的时间都很宝贵,没有心情听你编故事,快说正题。”

  沈恕说:“我现在说的就是正题。回到市局以后,我和淑心碰过头,交流过疑点,都感觉马千惠的尸体有可疑的地方,应该解剖验尸。得到马千惠母亲的许可,我们进行了尸检。结果让我们很意外。在灯光的照射下,尸体的脸部皮肤比身体其他部位发红,这是被人把头按到水里溺死才有的现象,因为被按在水中的人的姿势是头朝下,死亡时候血液回流到头部,所以脸色发红。而跳河自杀的人在水里会泡得脸色发白。此外,死者的肺部和气管里没有任何泥沙,而黑河的水很浑浊,在黑河里淹死的人不可能不吸入泥沙,除非死者是在别处被人淹死后抛尸在黑河里。”

  尤卫东不屑地哼了一声。

  “方文杰曾问过淑心。在去年上半年发生的三起自杀案中,为什么只有马千惠没有在现场留下鞋子,而她为什么又会在跳河前‘啊’地大喊一声。换个角度思考,四个证人确实没有说谎,他们目睹了一个女人跳水,但是那个女人却不是马千惠。那个女人在跳水后游泳离开现场,打捞队员捞上来的是事先被人淹死后投入到水里的尸体,只是由于人类的思维惯性,我们都自然而然地认为那具尸体就是投河的女人。这样解释,就可以说清楚为什么那个女人在投河前没有留下鞋子,因为她并不是真的想自杀。而她在跳河前大喊一声,就是为了引起那些沉溺于花前月下的情侣的注意,作为她投河自杀的目击证人。这个计划的确安排得很巧妙,蒙骗了所有人。”

  沈恕继续说:“如果我们的推测正确,这个计划里就应该还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善于游泳,此外,声音里略带沧桑感,所以年纪不会太轻,但是要在水底潜泳一段时间,年纪也不会太大,应该是三十到四十岁之间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秦盼盼。”

  沈恕见一直气焰嚣张的尤卫东终于濒临崩溃的边缘,知道这一记重锤击中了他的要害。他直视尤卫东的眼睛说:“坏事做多了,你终将走到众叛亲离的田地。你恐怕想不到,马千惠被害前,把一份你在这些年里贪污、受贿、索贿的详细资料,压缩成一份文件,发到一个电子邮箱里。人算不如天算,一个极偶然的机会,在拍摄卫星地图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并迅速将画面转给公安部门。画面里有一个女人从黑河的末端游上岸来,随后钻进了一辆汽车,车里坐在驾驶位置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沈恕取出一张卫星照片,展示给众人:“经过电脑技术过滤,证明这名浑身湿漉漉的女子就是秦盼盼,而在车里等他的就是现任楚原市市长的尤卫东。而卫星记录的这个时间,刚好就是四个目击证人见到一个女人跳水后的二十分钟。”

  秦盼盼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撕扯衣襟,哭喊说:“我有罪,是我害死了马千惠。”

沈恕身后的两名公安人员上前分开他们,给两人分别戴上手铐。

(摘自《让死者闭眼》 文/刘真)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仇苦似蜜

下一篇:迷巷女鬼

标题:黑水迷局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8446.html
声明:黑水迷局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