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故事会?>?推理故事

林中女尸

来源:鬼大爷故事网时间:2019-09-11作者:张海生

1

  警察赶到了现场,拉起了警戒带。

  经查,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轿车,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从一条被野草覆盖的小路驶入了树林。

  发现时,车门紧闭,车窗合拢。从车前挡风玻璃看进去,副驾驶座椅被放倒,座椅上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女孩儿穿着一件黑色的及膝风衣,胸前的扣子掉落,露出了里面凌乱的皮质内衣。女孩儿的口鼻处有血迹流出,已经发黑。

  警方打开了车门,证实女孩儿已经死亡多时,死亡时间应在前一天夜里,即6月14日11点到6月15日零点之间。

  法医对女孩儿进行了尸检,在褪下女孩儿的风衣时,惊讶地发现,女孩儿在风衣下只穿了内衣和一双黑色的吊带袜。

  而那套内衣是黑色皮质的。

  在女孩儿的脖颈处,法医发现了明显的扼痕,口唇、颜面青紫,眼结膜布满血痕,主检法医断定,女孩儿死于机械性窒息。

  从现场情况看,女孩儿生前曾遭遇性侵,尸检也证明女孩儿生前有过性生活,在其阴道内发现了男性精液。在女孩儿的乳房上,发现了撕咬的痕迹。女孩儿的臀部也有被大力抽打过的痕迹。车内发现了大量某男性的痕迹。

  现场遗留的证件显示,死者林琳,20岁,本市某大学旅游管理专业在校学生。 警方根据车辆的登记信息查到,黑色英菲尼迪的车主叫顾明。

  警方依法传讯了顾明。对于案发当夜的事情,顾明没有丝毫隐瞒,表示每周末都是他和林琳约会的时间,通常周五、周六他们会在顾明长期包住的宾馆度过。

  6月14日晚,顾明和林琳来到宾馆,两人发生关系后,顾明沉沉睡去。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林琳已经不见了,同样消失的,还有他的车。

  对于死者林琳的着装以及脖子上的扼痕,顾明承认是他让林琳那样穿,并在做那件事的时候造成的伤痕。常年高压力的工作让他在性事上渐渐失去了兴趣,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往往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刺激到他的兴奋点,比如虐待。但对于杀害林琳一事,顾明却坚决否认。

  相关物证的同一认定也很快就完成,在车内提取到的毛发等痕迹与顾明的相符。被害人林琳身上的指纹、齿痕、阴道内的精液都与顾明的吻合。

尽管顾明一再否认自己杀人,但动机、证据链都已完善,在重证据轻口供的原则下,该案被迅速移交给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官最终将这个案子指派给了我们这个刚刚成立的律所。

2

  在看守所,我们见到了本案的当事人顾明。

  “顾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杰明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简明,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的副主任律师罗杰,我们两个将担任你的辩护律师。”我轻咳了一声,说道。

  顾明痛哭失声说:“我没有杀人!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别激动,别激动!”我连忙说,手忙脚乱地翻找着纸巾。

  “简律师,你可得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用了足足五分钟,顾明才止住了哭,眼里满是渴求地看着我。

  一看到他的眼神,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从心头冒了出来,他不是凶手。

  “我相信你!”这句话,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就是为这件事才来的。”

  按顾明的说法,每周五是他和林琳约会的固定日子。他在学校门口接上了林琳,在市里逛了一会儿街,给林琳买了几件新衣服,吃了顿饭,就和林琳到了宾馆。

  顾明这几年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家里的那位却到了人老珠黄、活该冷藏的年龄,他实在提不起兴趣,就指着在林琳这具充满了活力的年轻身体上发泄积攒了一周的欲望。可惜,这些年为了生意,顾明早在酒桌上掏空了身子,没坚持多久就一泄如注,躺在一边喘起了粗气。过了不到十分钟,他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后来那天晚上又发生了什么?”

  “那我就不知道了。”顾明摇了摇头,说等他再醒来的时候,林琳已经不见了。他以为林琳醒来后就先走了,可等他下楼才发现,自己的车也不见了,这才意识到不好。拨打林琳的电话,却一直提示关机。

  “为什么没报警?”老罗问。

  “不敢。”顾明说,要是报了警,这段关系就暴露了。他能有今天的地位,一大半要归功于他老婆家里的扶持,这种事暴露了,老婆家里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你早干什么来着?!”老罗瞪着眼睛,“你不干那事能有现在这事?!”

和当事人顾明的第一次会见就这样结束了,和老罗一起走出了看守所。

3

  “明啊,你记不记得,顾明有没有说过他和林琳做那事的时候用没用套?”老罗问。

  “好像没有吧,”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他没说用没用。”

  “你看这地方。”老罗把法医的尸检报告递给我说: ?“警方说在林琳的阴道内发现顾明的精液,但同时也指出,林琳的阴道里有避孕套上的油性物质。”

  “你是说……”我皱了皱眉,“避孕套破了?”

  “傻啊你!”老罗说,“瞅半天卷宗,你都瞅啥了?警方的物证里提到避孕套了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把卷宗从头到尾翻阅了一遍,果然就像老罗说的那样,自始至终,警方都没有提到在案发现场及宾馆房间里发现避孕套这个重要的物证。

  “看吧,我就说,顾明不可能是凶手。”我用力挥了一下拳头说,“他既然想到带走避孕套,怎么会不清理别的痕迹?还把精液这么重要的证据留在了林琳的身体里,还不开走自己的车?

  “老罗,我觉得,事情有可能是这样的:林琳在和顾明发生关系后,联合别人盗走了顾明的车,并在车里和那个人发生了关系,而那个人是戴着套的。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那人杀死了林琳。”

  老罗说道,“要真这样的,我们咋办?”

  “不知道,我想静静。”

  “谁想我?”

  我刚说完,办公室外就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接着张静就站到了门边。

  张静一脸惊奇地看着我们: ?“哟?你们两个律师还干起破案的事来了?说说,怎么回事?”

  我下意识地把刚才和老罗讨论的内容告诉了她,看着她脸上逐渐凝重的神情,我连忙说道:“都是瞎想的,你这个专业的可别笑话我们。”

  “不对,你们说得很有道理。”没想到张静突然说道,叹了口气,“对于检察院来说,这案子确实证据充分,足够定罪了,换谁来都能轻松打赢。也就是你们,才会从当事人不是凶手这个角度考虑问题。”

  “你们知道‘现场还原’吗?”张静兴冲冲地说,“就是模拟犯罪现场发生的一切,有时候会发现一些忽略掉的证据。”

  夜里11点多的时候,在张静的胁迫下,老罗开着车,载着我们抵达了案发现场。但一无所获。

  “别动。”我喊了一声,照着老罗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你干啥?”老罗愣了一下。

“蚊子。”我皱着眉,双手飞舞着,和车里的蚊子做着激烈的战斗,“就这么一会儿,这车里就这么多蚊子。你说,那两个人怎么想的,跑这种地方来亲热。”

4

  庭审的时间日渐临近,我和老罗的心情也日渐消沉,我们已经翻阅过能找到的所有类似案例,却还是没能找到帮顾明脱罪的办法。庭审上,不出所料,我和老罗提出的关于凶手若是当事人,应在作案后将车开走,以及因为做过输精管结扎手术,当事人在行房过程中不会使用避孕套的辩护意见被公诉方驳斥得体无完肤。

  “审判长,我请求新证人出庭。”眼看着庭审陷入了僵局,我深吸了一口气,决定祭出“撒手锏”。

  审判长在与其他几名审判员商议后,最终还是同意了我们的申请。

  “证人,你的身份?”审判长问道。

  “张静,省公安厅刑事技术勘察员。”张静说。

  “证人,你是否清楚你有义务如实向本法庭做证,如作伪证或故意隐瞒事实,要承担法律责任?”审判长又问。

  “清楚。”

  “辩护人,请提问。”审判长说。

  “证人,本案中,你认为凶手是不是眼前的被告人?”?

  “不是。”张静说,“我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凶手不是被告人。”

  “请出示你的证据。”审判长说。

  张静拿出了一份鉴定报告,说道: ?“我们接受了律师提出的对物证进行重新鉴定的请求,经批示,我和同事对现场发现的车辆进行重新鉴定,在车内发现一只死蚊子。在该蚊子体内提取到了微量血迹。经鉴定,血迹不属于被害人,也不属于被告人,而是属于另外一个人,被害人的男友朴某。”

案件的转折点竟然出现在一只小小的蚊子身上,这在开庭前,是我和老罗万万没想到的.

5

  检察院在提出了延期审理的请求后,就对张静提交的鉴定报告进行了核实。在确认鉴定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后,检察院和本案的主办侦查员进行了一次沟通,最后决定重新调查此案。

  只不过这一次,警方将本案的嫌疑人放在了被害人林琳的男友朴某的身上。

  在将朴某带入不同的审讯室后,朴某很快就崩溃了,并交代了犯罪事实。

  被害人林琳与顾明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朴某就知道,但从未提出过反对,甚至鼓励林琳和他在一起,因为林琳从他那里得到的钱大部分都被朴某挥霍掉了。

  至于这次作案,则源于朴某在游戏中和人的一次争执。

  就像林琳同时有两个男朋友一样,朴某也不止林琳一个女朋友。在游戏里,他还有一个“老婆”。但是游戏里的这个“老婆”后来跟一个公会的老大跑了,那个老大是一家公司的小老板,有房有车。

  朴某气不过,又没有足够的钱,就打起了歪主意。顾明不是有车吗?借他的车拍几张照片,去骗骗那些女孩子还是比较容易的吧?

  6月14日中午,在交代了林琳晚上要做的事之后,朴某一个人在网吧的包间里开了台机器,一直玩到晚上10点多才从二楼的窗户离开,到了林琳和顾明开房的酒店。

  11点多的时候,林琳套着一件风衣。拿着车钥匙下了楼。

  “快点,等会儿那死鬼醒了就麻烦了。”林琳紧张地说道。

  “怕啥?”朴某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看着林琳的打扮咽了口唾沫,“走,老公带你兜风去。”

  朴某开着车,载着林琳,在夜色中兜着风,车行驶到公园的时候,朴某突然来了兴致,将车开进了树林里,不顾蚊虫的叮咬,打算和林琳亲热亲热。

  “不行。”没想到的是,平时一向百依百顺的林琳这一次居然拒绝得如此干脆。

  “怎么?老公还不能碰你了?”朴某眉毛一挑,伸手扯开了林琳的外衣,看到她里面的衣服,朴某笑得更开心了,“穿成这样,是不是来勾引我的?”

  “别这样。”林琳剧烈地挣扎着,语气中带着哀求,“我累了,你就放过我吧。”

  “臭婊子!别的男人都能,我不能?”朴某“啪”的一声打了林琳一巴掌,这一巴掌让林琳当场呆住了。朴某借着这个机会翻身而上,没想到林琳突然尖叫了起来。

  朴某伸手捂住了林琳的嘴,控制住了林琳的双手,等林琳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后,强行与之发生了性关系。完事后朴某才发现林琳已经一命呜呼了。

  这一下,朴某彻底慌了手脚,匆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后,离开了现场。

  “你们说,这个朴某真的是过失致人死亡吗?”老罗突然若有所思地问道。

  “什么意思?”张静问。

  “你们在林琳的身上没有检查到任何和朴某有关的线索吧?指纹、毛发,统统没有。”

  “确实没有啊。”张静点了点头。

  “朴某离开网吧的时候,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没有监控的窗户离开,又从窗户返回。按他的说法,他就是借车拍几张照片,能出啥事?”

  “啊,我明白了,”张静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切都是朴某计划好的,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杀人,所以才要刻意避开监控,作案的时候肯定戴了手套,作案后又仔细清理了痕迹。”

  “对,”老罗点了点头,“所以,朴某根本不是过失致人死亡,而是故意杀人!”

  “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张静眉头微蹙,“如他所说是为了炫富,那就是缺钱,把车卖了不是更好?何必要杀人呢?”

  “这个嘛。”老罗冷笑了一声,“林琳再咋说也是他的女朋友,这绿帽子戴得他都快成绿巨人了,表面不说,他心里会不记恨?再说,他只是个学生,恐怕根本没有渠道出手那辆车,而且那车也不值几个钱,风险又大。林琳死了,向顾明申请民事赔偿,来的钱又多又安全,换了你——你咋选?”

  “我先走了。”张静站起身就向外跑,“我得向厅里汇报这事。”

  三天后,检察院正式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了林琳的男友朴某,最终朴某被判死缓。同时,警方解除了对顾明的强制措施。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上一篇:血泪肾脏

下一篇:嫁给犯罪嫌疑人

标题:林中女尸
地址:https://www.guidaye.com/gsh/zttl/58458.html
声明:林中女尸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